游记,30岁的安徽人终于登上黄山

2022年的最后一天,元旦假期的第一天,早上昏昏沉沉地从床上爬起来,哔哩哔哩的首页给我推荐了黄山雪景的视频,一看发布日期就在前几天。果断切换到黄山旅游小程序,订票,出发!

从旌(jīng)德下了330国道转芜黄高速后,风景在眼前排开,隧道穿过数不清的山脉,这一段高速几乎没有直道,开起来颇有趣味。

黄昏时刻,到达汤口镇附近。

第一次来到汤口镇,各类酒店在镇上的主干道一字排开,吃住都很方便,超市里会向游客推销登山杖和钉鞋,登山杖有没有用我不知道,钉鞋在山上倒是被丢得到处都是。

第二天早上在酒店吃完早饭后,乘酒店的免费班车到黄山南大门,排队坐大巴到缆车站。我选择的上山路线是玉屏索道,相比云谷索道人还是多了不少,排队过安检坐大巴的时间加上下了大巴排队上索道的时间大约有20分钟。

很久没有坐索道,充满了新鲜感,就是索道坐轿的通风似乎是在脚底下,风从屁股下面灌进来嗖嗖凉。

下了索道之后,为了躲开堆积在出口处的旅行团,闷头一阵猛爬,才想到今天是元旦,应该不少游客都是为了在头一天看看迎客松讨个彩头,才会选择从这条线上山的。想到这里,不禁后悔连连,此时一路上的游客几乎占满了上山的通道。

大约爬了半小时,到达迎客松的观景平台,太热闹了,疫情之后能见到这么多人也是稀罕事,心情不算太糟糕。看到很多小朋友拿着登山杖见到雪就捣个不停,真是有趣,换做20年前的我,应该也是这副模样。

找到我爸妈没带我来黄山的原因之后,我给自己找了个没人的石头爬上去来了张合影。

等我从石头上下来,大伙纷纷效仿。

离开迎客松之后,我跟随人群朝着光明顶移动,因为莲花峰和西海大峡谷都封闭了,只此一条路线又是人头攒动。

不过黄山是真美啊,美景随处一抬头就能品上一会。

我特别喜欢这种光滑的岩壁,像是被人把玩出了包浆,绝美的弧度和光泽又像是丝滑的肌肤。

当然,远处层叠的水墨山峦也令人神往。

遥望白云宾馆和今晚的住宿地点——光明顶山庄!此时已经略有倦意,内衬的衣服也已经湿透了。

幸好在12点左右到达光明顶,赶上吃了个午饭,午饭价格有点小贵78元四菜一汤。不过看到沿途扛扁担运物资的挑夫,还是觉得他们赚钱可比我辛苦多了。

吃完饭开了房间,房间里有电暖气,24小时热水。

一觉醒来,仿佛进入另一个时空,湿冷的空气裹挟着山雾开始从北面飘来,能见度下降得很快。

我朝着西海宾馆的方向前进,打算在天黑前从后山方向来个再登光明顶!

山北这面积雪比南面多不少,可惜沿路没看到多少小朋友,真为他们感到惋惜。挑夫一路倒是不少,往来于各个宾馆之间。

走到北海宾馆的时候,开始下起了雨夹雪,于是加快回程的步伐,猛然抬头一看,发现一个秃子观海!

等再次回到光明顶,大雾变得更加浓稠,太阳也已经应该在浓雾中落下山头,空气中弥漫着神秘的气息。

回到山庄,服务员正在逐个房间发水果,不愧是千元价位的酒店,服务还是可以的,这几个水果得给我500块钱,我考虑装在包里背上来。

到了吃晚饭的时间,我准时下楼,外面已完全被浓雾笼罩,想要拍摄日落的游客作鸟兽散,因此留在山庄吃晚饭的人也不多,我成了第一个就餐的客人,得到了餐厅阿姨的悉心照料。晚餐十个菜,还有鸡汤和酒酿圆子,相比78元的午餐更划算一些。

第二天一早不到六点,我就从床上爬起来,开着暖气房间里有些干燥,不太适应。

出门一看,这大雾比昨天更是浓稠。从观景台向外望去,一望无际的白色原野。如此大的雾气,看不到远处的景观,便按原定计划从云谷索道下山返程了。

快到索道站,看到了劝退路牌,经历过昨天二登光明顶,今天着实是走不动了。

想不到浓雾中的索道体验更加迷幻,甚至都看不到脚下的山体,感觉在异世界中穿行,好在对向的缆车中坐满了上山的游客,提醒着我并没有离开人间。

缆车行使至中途脱离了山顶的浓雾,眼前豁然开朗,远处的山峰从云海中拔地而起。

美极,不愧是云谷索道!想不到这两天最美的景色居然在回程路上。

这次没游览到西海大峡谷、天都峰和北大门,就留给下次吧!

3 comments

  1. 想起来我第一次出去玩,我的旅行启蒙就是黄山。
    记得当时拿着诺基亚6210C上去的,夜爬,然后买的两个大饼当作干粮。
    下山的时候还买了一袋黄山梅菜饼,硬邦邦的吃不惯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